优秀作文
主页 > 优秀作文 >

811汇改七周年:人民币的韧性与底色

发布日期:2022-08-13 04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行至2022年下半年,完善汇率、深化利率的改革之路从未止步。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,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时,利率之锚或为先,因其关乎中国经济韧性的底色。

  欧阳晓红/文当美元指数今年反复飙升时,人民币贬值心魔虽未完全消退,却也已然淡化。

  从什么时候开始,市场主体对汇率波动变得风轻云淡?这背后是经济韧性、制度设计,更有持续加码的压力测试,尤其是在2022年,真正考验人民币韧性的时候到了。7月出口数据印证中国经济基本面无恙,但强美元周期下,人民币维稳或不轻松。

  还记得七年前的今天吗?2015年8月11日,美元对人民币中间价报6.2298,较前一交易日贬值1.86%。当天,中国央行声明,决定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。以811汇改为分水岭,人民币汇率告别单边升值模式,有弹性的双向浮动逐渐成为新常态。

  811汇改至今,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贬值8.5%。中国央行在8月10日发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,并未提及811汇改。而是指出,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至2022年6月末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累计升值 23.3%,对欧元汇率累计升值42.9%,对日元汇率累计升值 48.7%。

  此时,全球央行的心思可能都一样:均乐见本国货币升值,以此抵御通胀之虞。诸如,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正加码收紧货币政策;由于经济周期有别,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以我为主兼顾内外平衡;但其也表示,叠加疫情反复、地缘政治冲突、能源粮食危机等影响,世界经济增长动能转弱,金融市场震荡和部分经济体“硬着陆”的风险值得关注。可见,2022非同寻常。

  不考虑疫情原因导致的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上行,811汇改以来,人民币对美元经历了四轮调整行情,分别在2015年“811”后、2018年、2019年和2022年的第二季度。如果聚焦2022年会发现:上半年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最高为6.3014元,最低为6.7898元,贬幅7.7%左右;这意味着,2022年上半年贡献了人民币811汇改以来的9成跌幅。

  换言之,今年囿于美元指数的强势,连续两年升值的人民币之“威”未能持续。正如,6月末,人民币对美元、欧元、英镑、日元汇率中间价分别较2021年末贬值5.0%、升值3.0%、升值5.8%和升值12.8%。但由此可见,人民币仍趋稳,可谓美元之外的第二强势货币。

  一种程度上,当国外能源和粮食供应紧张、劳动力市场供需错配加剧,当国内房地产信用告急时,在“疫情要防住、经济要稳住、发展要安全”的总体要求下,人民币汇率的稳定性也无疑被放大强化。这个时候,中国经济基本面、人民币的韧性与定力如何,亦攸关重要。

  从最新出口数据来看,全球经济衰退阴霾背景下,中国出口持续保持一定韧性,或部分得益于我国完整的工业链,部分得益于我国能源成本优势。当然,气候与能源危机下,欧美经济的“流年不利”,某种意义上可能利好中国经济之复苏。

  人民币汇率韧性方面,稳健的中国民间国际资产负债状况可谓其来源之一。811汇改前,我国民间外汇资产负债处于错配状况;但目前外汇资产负债情况大为改观。包括近两年来中国央行的停止结汇也给人民币汇率带来了支撑。

  而未被央行货政报告提及的811汇改,抑或有七年之痒一说?回望2005年和811两次汇改历程,前者是“害怕升值”;后者是“害怕贬值”,以及可贴上人民币汇率“两性”(灵活性与弹性)加大的标签;因为它们,人民币汇率无序贬值的可能性大幅降低;这何尝不是一种韧性?

  八月未央。走过跌宕起伏的上半年,以及衰退交易和复苏交易各自偃旗息鼓的七月,债市之外,全球金融市场一度趋于平静但平淡背后又在酝酿新的风暴吗?

  全球经济迈向高通胀、低增长、高债务的危机时代,“末日博士”鲁比尼、花旗联袂警告股市风险。只是造化弄人,8月10日晚间,同比增长8.5%(预期8.7%)的美国7月CPI数据公布后,美国三大股指直线拉升,美股再度狂欢。这有问题吗?花旗认为,现阶段市场的乐观情绪与2007年相仿,而随后的金融危机使得美股从历史高位下跌超五成。

  当晚,美元指数最低回落至104,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最高报6.7163,最低报6.7648。人民币汇率韧性可见一斑。其实,汇率只是人民币的“空间”价格,人民币还有一种“时间”价格,即利率;其也可透视人民币韧性的成色如何。

  问题是,市场利率近期持续走低,暗示货币市场流动性宽松,主要原因在于需求太弱;可谓需求疲软与资金淤积共振。其潜台词是,房地产市场或继续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项。足见稳地产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在提升;尽管中国下半年货币政策的主基调是不搞大水漫灌,但国内信贷结构尚需修复。

  行至2022年下半年,完善汇率、深化利率的改革之路从未止步。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,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时,利率之锚或为先,因其关乎中国经济韧性的底色。